<noframes id="zrptp"><listing id="zrptp"><listing id="zrptp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<address id="zrpt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pan id="zrptp"></span>

          <span id="zrptp"><nobr id="zrptp"><th id="zrptp"></th></nobr></span>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文學天地 > 其他 > 正文

            蔣春光:一棵扎根在家鄉大地的樹

            ——序熊芯《時光流淌的天星》

            來  源:重慶作家網    作  者:蔣春光    日  期:2021年10月15日     



            若干年以來,熊芯持續不斷地書寫著自己的家鄉,并且基本上只書寫自己的家鄉,看情形,還會一直這么書寫下去,F在,他又要出一本寫南川的散文集了。

            在重慶,我認識很多作家,像他這樣執著于一地的,是極少數。

            我沒問過他為什么要這樣,他這么干,肯定有自己的理由。不過我還是大致能猜出其中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一是他對家鄉太有感情,挪不開目光去關注其他;二是家鄉太值得寫,怎么寫也寫不夠。

            在他,這也許是無意識的,而我,覺得倒也不失為一條有價值的創作之路。好比一枚釘子,朝一個地方一直往下扎,總要扎出一個深深的孔來,這比那種皮面跑,寫了多少年也留不下一點痕跡的寫作要強得多。

            說他是一棵扎根在家鄉大地的樹,也許更恰當。

            我覺得,以金佛山為核心,一個作家至少可以持續寫作五十年。熊芯才寫不到三十年,所以,還早。

            他的這本散文集,有兩大主線,一是家鄉的人和事,這其中,以舊時回憶為主;二是家鄉境內的金佛山,以觀賞攬勝為主。

            這兩大主線的寫作,每一篇作品的篇幅都不短,明顯不同于一般的報紙副刊散文,因此也能容納較多的從容細致與回環曲折,這包藏了他散文寫作的雄心。

            熊芯的家鄉人事系列,其實是關于歷史的書寫。他將那些人和事放在大的時代背景之下,讓歷史的余暉,一一照亮它們。他筆下的一棵樹,一座橋,一條河流,一個村莊,都不再是簡單的故鄉舊物,而是世道人心的變遷;他的奶奶,父親,三叔,村醫,鄰居大嬸,兒時玩伴等,也不只是一些孤立的鄉村人物,讀者在他們身上看到的,是中國農民的宿命。在這些作品中,我還很驚訝地發現了作者溫暖細致的筆觸: “層層疊疊的梯田里,到處是晃動的人群,遠遠地就能聽到趕牛的吆喝聲。一張又一張的犁鏵插進泥土里,泥巴上長滿了厚如棉被的紫云英和鐵腥草,每翻一犁泥土,陽光射在泥土與紫云英鐵腥草間隙的犁鏵上,透過昏濁淺瀨的泥水折射回來,河邊的樹梢、竹葉上就有數不清的光斑在搖晃,像村莊里的一個個不著邊際的游魂?諝獾某煞侄溉蛔兊脧碗s多義,那是青草混合泥土、牛類混和汗水的氣味,這種氣味成為莊稼人生活的枝椏,早已深埋在他們身體的某一個皺褶處!保ā豆枢l的河流》)而在另一些作品中,我又很欣賞他描寫人物的鮮活生動,比如《消失的打魚船》這篇,幾乎可以當小說來讀。

            這本散文集的另一大類作品,就是關于金佛山了。

            金佛山已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,神奇而瑰麗,是一塊值得好好耕耘的文學沃土。而熊芯的散文寫作,一開始就和金佛山有著密切的關系。我當副刊編輯的時候,就發過不少他寫金佛山的作品,可以說,他的寫作之路,是從金佛山開始的,是金佛山的陽光雨露,養育了他的文學靈魂。從這點看,他出生和成長在金佛山,是何其有幸。

            有一段時間,我曾經很迷戀自然文學。甚至專程躲進南山的樹林里去讀《我們的國家公園》。因為樹蔭和鳥鳴是閱讀這類作品的最好陪伴。那時我常常想,當年真該去讀生物系,“多識鳥獸草木之名”,經常去野外考察行走,寫寫美麗的大自然,也許比寫小說要有趣得多。當然現在只能抱憾了。而熊芯,雖然也讀的中文系,但他從小生活在金佛山,日浸月潤,對大自然有著天然的關切和喜愛,所以才一直書寫著這里,多年以來,形成了蔚為可觀的成果。在這本集子里,他有六七篇作品,分別寫了金佛山的季節,金佛山的植物,金佛山的風景,尤其是《亦真亦幻金佛山》,更是集金佛山各景之大成。給人的印象是,他幾乎每去一次金佛山,都能發現它新的秘密,都必須及時地形成文字,與人分享。這些文字有時很艷美,有時很細致,有時很夢幻,都能切合金佛山的特殊之美,讓人神往。

            但我還是要給熊芯一個建議,在這么多年持續寫作金佛山之后,現在得選擇新的方向,并應該有所突破了——從目前的觀賞性寫作,進入到研究性寫作;從風景散文寫作,進入到自然文學寫作。這方面有太多的經典作品可資借鑒,我就不多說了。

            是為序。











            泡泡影视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rptp"><listing id="zrptp"><listing id="zrptp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zrptp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zrptp"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zrptp"><nobr id="zrptp"><th id="zrptp"></th></nobr></span>